新闻中心NEWS CENTER
2021-08-16
四时之美

对于四季的敏感,不仅来自于让人崩溃的过敏性鼻炎,还来自某个傍晚的火烧云、某个清晨的阵雨和忽如一夜盛开的桃花。以前觉得学习古诗是为了应付考试,枯燥冗长,后来发现诗词像一颗隐石,时不时的散发出一点光芒,吸引着我,我也像是个行走在大森林里的探险者,循着光芒,渐入佳境。就算只是一知半解,但又好像能在字里行间荡起跨越时间的涟漪,让远古的四季之美与眼下的春夏秋冬相互碰撞,煞是惊艳,美抡美奂。


春:都说立春大于年,因为这是新年的第一个节气,所谓“立”就是开始,立春便是春天开始的时候。想起白玉蟾《立春》中“东风吹散梅梢雪,一夜挽回天下春”。春风吹尽了腊梅梢头的积雪,冰化雪消,草木滋生,开始透露出春的信息,于是眼前顿时豁然开朗,到处呈现出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真正是“立春一日,百草回芽”。被禁锢在办公大楼里打工人,都是经不住春天桃红柳绿带来的视觉盛宴诱惑的,那也正是对美好事物向往的真实写照。


夏:尤为喜爱夏天的雨,闷热不堪的午后,东边乌云翻滚,一声炸雷,霎时瓢泼大雨,酣畅淋漓,立见苏轼的《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与老舍先生在《骆驼祥子》第十八章烈日和暴雨下写的一幕相得益彰:墨云滚似地遮黑了半边天。地上的热气跟凉风搀合起来,夹杂着腥臊的干土,似凉又热;南边的半个天响晴白日,北边的半个天乌云如墨……于我而言对盛夏大雨的喜爱不仅来自于闷热过后的酣畅淋漓和雨过天晴的碧空如洗,还来自于爸妈的陪伴。因为一下雨爸妈就会给自己放假,等我放学回来大门上没有挂着一把生锈的大锁,而是热闹敞开,不时有大黄小黑摇着尾巴迎接我,惹人喜爱;厨房也不是冰冷的灶台,而是摆上了热乎的饭菜,飘着烟火的气息。等吃上晚饭的时候雨停了,西边的晚霞像是一幅神作,不仅是天空,就连接收到它们亮光的屋子也充满了情趣,黑黑的屋子在靠近窗子的地方,瞬间被染成了粉红色、橘红色,窗子的形状,投射在了地面上,加上其他不规则的图案,像大黄被镀上了金边高贵了许多,那是童年令人难忘的时光,以至于现在闻到下雨泥土翻新的潮味就会把我的思绪拉到那遥远又梦幻的傍晚。


秋:立秋过后,虽告别了夏天的炎热,但是秋老虎的威严仍在,只能享受早晚的凉快。小时候的乡下,如水的月光倾泻在院子里,竹床、躺椅、蒲扇还有外婆的睡前故事。但如今“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的惬意一去不复返,什么时候才能重回杜牧的《秋夕》呢?一不小心好像也沾染了古代文人墨客伤春悲秋的毒。


冬:刚下完一场小雪,久违的夕阳洒满屋顶,银装素裹的世界瞬间变成了一个童话王国,我和哥哥抓着薄薄的雪在醉人的余晖里嬉闹,父亲和母亲围在火炉旁碾磨着冬日里美好的时光,虽没有“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但白居易这“能饮一杯无?”的盛情邀请,似乎给这寒冷的冬天增添了一丝温暖和趣味。


四季抡回如此美不胜数,不管是春天的温暖,夏天的热烈,秋天的萧瑟,还是冬天的寒冷,每个季节都实时上演着不同的故事,你看窗外,房檐和树叶流下来的雨滴,洗涤着石灯笼的基座,湿润着脚踏石的青苔,然后渗进泥土,又一个梅雨季节已经到来……


                  (盘景公司 杜菲)